飘天中文网 > 珠玉长安 > 第三十九章 邂逅高僧

第三十九章 邂逅高僧

飘天中文网 www.ptzw.com,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马文才正呼朋唤友在长安城的某家酒楼内诗诗酒酒,就有一个模样清秀的小伙计端着一壶酒上来。

    马文才不经意瞥了那伙计一眼,谁知目光就被勾住了。

    这小伙计生得一副好女相啊!

    “这小家伙不比我家小祝差哈!”马文才一边说一边伸出咸猪手,在小伙计脸上捏来捏去,小伙计一点儿都不生气,反而笑靥如花,娇滴滴说:“公子,我给你加酒。”

    “诶,好啊!好啊!”马文才笑声爽朗,把酒杯伸过来,小伙计提起酒壶斟了满杯,并伸手托了杯底,亲自伺候马文才喝下了酒。

    马文才觉得这小伙计很能来事啊,大有立马就忘记祝英台是谁的架势。

    就这么被小伙计伺候着,喝下了一壶酒。

    小伙计说再去上一壶,马文才鬼迷心窍连连点头,好啊好啊。

    小伙计于是端着食盘退下去,马文才左等右等也不见小伙子重新来上酒,反而肚子痛了起来。

    “马公子,你怎么了?”同伴们见马文才脸色不对,纷纷问道。

    马文才捂着肚子,来不及答话就冲出了包间。

    另一个空包间的门缝里头正藏着两双眼睛,看着捂着屁股逃窜的马文才,都忍不住笑了。

    楚明珠一边捏着鼻子一边问赵安之:“安之,你闻到臭味了没有?”

    赵安之也捏着鼻子点头,“不会马文才已经拉裤子上了吧?”

    毕竟楚明珠在酒里下了那么多巴豆,她还担心马文才会发现,结果马文才色令智昏,竟然没有发觉,还喝了一整壶巴豆泡的酒。

    赵安之和楚明珠逃出酒楼的时候,马文才已经在茅房里拉得快要虚脱了,两腿打颤,两眼发黑。

    楚明珠和赵安之手拉手,一直跑出了长安城的热闹街区,方才停下喘气。

    楚明珠一边大口喘气,一边说:“哎呀,累死我了,我走不动了。”

    于是赵安之就背着楚明珠,沿着长安城的城墙慢慢往城外走去。

    “你现在觉得心情好点了吧?”楚明珠在赵安之肩头说道。

    赵安之唇角一弯,发出会心一笑。

    这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感觉真的很爽。

    只是,这些年,他跟着母亲过得万分小心,从未体会过快意人生的感觉,初尝滋味,有些迷恋啊。

    “就是太危险了。”想到适才的一幕,赵安之心有余悸,尤其是让自己最爱的姐姐为自己去冒险,“以后还是不要了,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呗,吃亏是福。”

    楚明珠可不认同。

    “你一个男人,怎么可以一点血性都没有?是那个臭女人把你养废了吧?”

    赵安之立即摇头,“姐姐,以后可不能这样叫娘,她是娘,不是臭女人。”

    “有这样的娘吗?对自己的孩子非打即骂,跟仇人一样,娘对自己的孩子不应该百般呵护才对的吗?”

    楚明珠这样说完,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她心里怎么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呢?在心灵最深处,有一种非常温暖的东西存在,像是温泉涌出的汩汩暖流,那是母亲本该给予她的样子。

    可是这和那个臭婆娘差距太远了!

    赵安之背着楚明珠迎着夕阳慢慢走去,夕阳深处站着一名僧人。

    “姐姐,娘可能是因为生活所迫太辛苦了吧,是生活把她逼成了一个尖酸刻薄的妇人,我们两个从小没有爹,是娘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又当娘又当爹,将我们抚养长大的,娘和那些养尊处优家庭里的母亲不一样,我们还是多给她一些理解吧。”

    赵安之背着楚明珠一边说着这番话,一边经过那僧人旁边。

    那僧人很年轻,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面若满月,周身都散发一股柔和气质。

    他一手托着钵,一手立掌,向着赵安之微笑着点了点头。

    赵安之也向他点了点头,正欲离开,就被那僧人叫住了。

    “施主。”僧人的声音有一股让人安宁的力量。

    赵安之停住脚步,放下楚明珠,有些疑惑地看着僧人,问道:“师父,有何指教?”

    那僧人走到赵安之跟前来,目不转睛盯着赵安之看了半晌,这让楚明珠本能紧张,想要上前护住赵安之,被赵安之阻止了。

    僧人说道:“施主,贫僧见你有慧根,与佛有缘,你跟随贫僧了断红尘杂念,皈依佛门吧!”

    没有任何商量的口气,而是直接上前拉住了赵安之的手。

    “喂,你这个和尚要干嘛啊?”楚明珠一把推开那僧人,像一只羽毛竖起的斗鸡,警惕看着那僧人,嘴里骂道,“哪有你这样上来就要抢人的和尚?我看你不是什么僧人,而是拐子吧?”

    对于楚明珠的兴师问罪,那僧人不疾不徐,只是单掌竖起,向楚明珠微微致意。

    对于出家人来说,这便是最好的礼仪,代表佛在心中,代表我佛慈悲。

    僧人一边施礼,一边念着“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啊,代表着“无量光”、“无量寿”,我佛的智慧、慈悲、神通无量无边。

    奈何,楚明珠哪管这些?她就是个暴脾气,口出恶语说道:“少在我跟前装神弄鬼!你根本不是什么出家人,高僧,你就是个拐子!”

    楚明珠喷完口水,拉着赵安之就走。

    走出老远,回过头去,见那僧人还在原地,遥望着他们。金色的夕阳洒在他身上,仿佛给他塑了金身。

    “他就是个居心叵测的拐子!”楚明珠愤愤不平说道。

    赵安之表示:“姐姐,他要是个拐子,也是拐你啊,拐我干嘛?”

    拐子拐走女孩子的听说不少,拐走男子的,不多。

    “我已经这般大了,拐我去给人家作儿子,不合适啊!我又不是三岁孩童。”赵安之边走边喃喃。

    楚明珠冷哼道:“我们女子拐去可以卖去青楼,你们男子拐去不是可以卖给小倌馆吗?”

    楚明珠此言一出,赵安之瞬间石化了。

    他脸上飞起两抹红云,说道:“姐姐,你怎么知道……小倌馆?”

    楚明珠一愣,是啊,她怎么就脱口而出这三个字呢?

    “小倌馆是什么啊?”楚明珠一时有些迷糊,看向赵安之已经红成猴屁股的脸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