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中文网 > 珠玉长安 > 第十章 拿错剧本了

第十章 拿错剧本了

飘天中文网 www.ptzw.com,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赵采玉委实是困了,不由打起了大大的哈欠,哈欠才打到一半就僵住了,只见一个衣着打扮像跳大神的年轻人手持一张燃烧的符咒向她张开的嘴巴喂了过来——

    赵采玉一凛,从地上跳了起来。

    搞什么鬼,她盘膝席地坐了半晌,脚都坐麻了,这个跳大神的家伙倒腾符咒磨磨唧唧半天没有弄好,她不过打了个哈欠,他就开始施法了?

    “梁大人,那可是明火,你的手下是要谋杀本宫吗?”赵采玉跳到梁弘毅身后去,揪着梁弘毅背后的衣裳不放。

    “跳大神”的年轻人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看着梁弘毅,一时呆呆。

    梁弘毅无奈,向后哄道:“殿下,这是太医署咒禁科的咒禁师,他是用掌教咒禁在给公主你驱邪治病。”

    “你都说了本宫只是失忆,又不是鬼附体,驱什么邪?那是火,会烧死人的!”

    赵采玉话音落,就听那年轻人一声高叫,把殿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赵采玉看着那被符咒不小心烧到手而拼命甩手的年轻人,不由幸灾乐祸,说道:“你看你看,不听本宫言,吃亏在眼前了吧?你们老师就没有教育你,不要玩火,小心玩火自焚吗?”

    “启禀殿下,微臣就是丙笙的老师,微臣惭愧,平常只教授丙笙与绍烨太医署里规定的《素问》、《神农本草经》、《脉经》、《甲乙经》这些公共课程,此外,就是教授他二人咒禁科的专业课程——道禁和佛教中的五禁,至于‘不要玩火’,属于超纲的课程,微臣疏忽,的确没有教过。“

    赵采玉这才发现,殿内还有两人。

    说话的这位,衣着打扮、言谈举止,就连长相,都是十足十的老师模样,板正又无趣。

    他身旁站着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人,无论长相还是穿着,都比那个跳大神的正常多了。

    赵采玉看了梁弘毅一眼,梁弘毅忙介绍道:“公主殿下,这是我们太医署咒禁科的范博士,他们两位分别是他的学生——林丙笙和许绍烨。”

    “他是林丙笙,他是许绍烨?”赵采玉指指“跳大神”的年轻人,又指指范博士身边的后生。

    梁弘毅点点头。

    赵采玉就说道:“让范博士把林丙笙领回去,好好补上一节防范火灾的安全教育课,许绍烨留下来替本宫看治就可以了。”

    此言一出,不单梁大人、范博士和林丙笙,就连许绍烨自己都惊骇了。

    “殿下,丙笙是咒禁科最优秀的学生……”范博士才说了个话头,赵采玉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她朝许绍烨的方向看过去,哦,林丙笙是优生,那这一位就是差生咯!

    优生干着,差生看着,果然应了那句“能者多劳”。

    赵采玉冲范博士嘿嘿一笑,说道:“你们咒禁科评价优生和差生的标准是看谁更能让符咒烧到自己的手吗?”

    公主的奚落让林丙笙顿时一脸羞愧。

    他对范博士拱手,垂头丧气道:“老师,学生学艺不精,还是跟老师回太医署发奋学习,等以后医术精进了,再来为公主殿下效劳为好。”

    林生不但天资聪颖,还谦虚勤奋,刚刚失手就是个意外,范博士心里越发怜惜了他。

    范博士正替林丙笙惋惜着,就听赵采玉说道:“医术?林同学,你刚才那也叫医术?不是巫术吗?要不是梁大人介绍你是太医署的医学生,将来是要当医师的,我还以为你是个巫师呢!瞧你这穿的都是啥?跟个跳大神的似的。”

    林丙笙一向被范博士夸赞鼓励,是范博士引以为傲的好学生,何时受过这等羞辱,立即羞愤不已,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只想快快离开皇宫。

    他要马上回太医署,马上钻研功课,马上开始卧薪尝胆,他日非叫公主刮目相看不可。

    他是老师最器重的学生,怎么可以让老师脸上无光呢?

    范博士是个好老师,见公主把话说得如此严重,又见林丙笙一脸自尊受损的样子,急着要为林丙笙辩解两句,赵采玉却不耐烦听,只想把他们快快打发走。

    “范博士,你是老师,你得把一碗水端平,为人师者学问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爱心,这爱心呢,不但表现为对优生的呵护有加,更表现为对后进生的关爱勉励,林同学学有所成,大家会夸你这个老师教得好,难道许同学学有所成,大家就不夸你这个老师教得好了吗?”

    轮到范博士一脸羞愧难当、自尊受损。

    虽然范博士刻板,不懂变通,但他说到底是个负责任的老师,不能不为许绍烨负责。忍着被公主教训的羞耻,他向赵采玉拱手进言道:“殿下,若林生不能为殿下看治,那以许生的造诣,更无法治疗殿下的‘离魂症’,所以,恳请殿下再给林生一个机会。”

    “范博士是叫本宫给个机会,让林同学再烧一次手?”

    范博士和林丙笙都一凛,两人的脸色都成了猪腰子的颜色。

    还是梁弘毅出来打圆场:“殿下,咒禁科还有别的咒禁工,不如微臣……”

    “不必了,就他。”赵采玉不耐烦走到一旁美人榻上坐下,指了指许绍烨的方向。

    范博士和梁弘毅都想再说点什么,赵采玉说道:“他还没给本宫看治呢,你们怎么就知道他不行?”

    十七公主的臭名声,对于梁弘毅来说,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不管多么不乐意,这位太医令还是领着范博士、林丙笙师徒俩退出了宝华殿,至于许生,他自求多福吧。

    师父和同窗,还有顶头上司都走了,留下他一个人面对传说中的刁蛮公主,许绍烨忐忑不安。

    看着殿中六神无主的傻孩子,赵采玉好想替他唱那句: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那个,殿下,学生,学生先准备符咒。”许绍烨发现此刻舌头竟然不听使唤。

    “如果你敢喂本宫符咒,本宫现在就让人把你大卸八块!”

    许绍烨一吓,手中的毛笔掉落在案上空白的符纸上,符纸上就沾染了一大片墨渍。

    许绍烨一看符纸,汗刷一下就出来了。

    他手忙脚乱将脏了的符纸移开,颤抖着手拾起毛笔想要重新画符,嘴里哆哆嗦嗦说道:“殿,殿下,符咒不是用来吃,吃的,是用来驱邪的……”

    “梁大人没跟你说过本宫的病情吗?本宫是生病,不是中邪,是失忆,不是鬼附体……”

    “殿,殿下,学生明白的,符咒,可,可使殿下安神凝息,殿下若平心静气了,失去的记忆说不定就会慢慢找回来。”说到最后,许绍烨的语气平和,竟然不紧张了。

    “范博士怎么说你不如那林同学呢?本宫看你就比他强!”

    这还是除了他爹之外,第一次有人这样肯定他。许绍烨不由扭头看向赵采玉,美人榻上的公主正被宫女太监围着,又是捏腿又是捏肩又是捶背的,怡然自得,好不惬意,哪里像是个病人?

    赵采玉见他看过来,冲他莞尔一笑。

    这一笑,满室生辉,年轻人慌忙移开视线。

    赵采玉伸手摸了把自己的脸,好看的人就是容易拈花惹草啊!这副白幼美的皮囊之下住的可是一只三十五岁的老鬼,对年轻人刚才片刻的意乱情迷可全都看在眼里,不由觉得有趣。

    她说道:“想让本宫平心静气安神凝息,有很多种方法啊,何必吃这鬼符咒?”

    许绍烨不由好奇:“还有什么办法?”

    “你过来,本宫告诉你。”

    公主的命令,许绍烨一个小小的太医署医学生不能不听。

    他放下毛笔,走过去,恭敬向赵采玉行礼:“请殿下赐教。”

    一个医生竟然向病人讨教起医术来,这许生的确有些笨头笨脑。

    赵采玉挥挥手,让宫女太监们退下,换了个坐姿,问许绍烨:“你叫许绍烨?”

    “学生姓许,名烨,字绍烨。”

    李白姓李,名白,字太白。

    嗯,没毛病。

    “哪里人士,家住何处,家中都有什么人啊?”

    不是赵采玉喜欢查户口,实在是工作惯性使然。

    在她教书的第十二个年头,因缘际会调去了市教育局工作,每天面对形形色色来咨询入学业务的家长,她万变不离其宗都要问两句:户口哪里,小孩几岁。

    见公主盘问,许绍烨不疑有他,如实答道:“学生就是长安人士,家父也是一名医生,在长安城的私人医馆保安堂坐诊。”

    赵采玉眼睛一亮,顿时来了兴趣:“你姓许,那你爹也姓许咯?你爹姓许,还是个医生,坐诊的地方又叫保安堂,那你娘是不是叫白素贞?你娘她是不是有个姐妹叫小青?”

    许绍烨一脸懵逼,凌乱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启禀殿下,学生没有娘亲,更没有什么青姨,学生自幼失母,是由家父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学生父子二人相依为命已十余载了……”

    没娘的孩子像根草啊!

    赵采玉看着许绍烨顿时充满同情,说道:“许同学啊,你回去问问你爹,他是不是在当年端午节的时候喂你娘喝雄黄酒,又把一个叫法海的和尚招来,把你娘抓走了?你不是有个姑姑吗?你还有个姑父是当捕快的,你有个表妹叫碧莲,你将来八成是要娶这个碧莲表妹的,但是我劝你最好不要,近亲结婚,容易生出傻子,你最好去杭州看看,只要找到那座雷峰塔,兴许就能找到你娘。”

    许绍烨看着公主殿下,不由目瞪口呆。

    赵采玉抓抓头皮,杭州在古代叫什么来着?

    “临安,钱塘……你听说过临安或者钱塘吗?金山寺,金山寺听过没有?镇江的金山寺,去那里可以找到你爹,你爹就是被那法海骗到金山寺出家当和尚的。”

    看来太医令大人所言非虚,公主殿下病得不轻,不但失忆,还胡言乱语。

    “殿下,学生刚刚说过了,学生的家父是长安城内保安堂的医生,不是什么金山寺的和尚。”

    哦,拿错剧本了。

    赵采玉给了许绍烨一个讪讪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