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中文网 > 仙宫 >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自然之灵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自然之灵

飘天中文网 www.ptzw.com,最快更新仙宫 !

    叶天拿起林州传送局的符石,手却忽然间被这柜子之中的某样物品给死死的钳住了。

    待到叶天细细看去,那貌似是一只螃蟹的蟹钳。

    但诡异的是,这蟹钳无论如何都甩不开。

    即便是魔烬附着了上去,那蟹钳依旧是无动于衷,死死的卡着叶天的手。

    “还有这种机关?”叶天当即用力一扯——一只天摄帝蟹忽而出现!

    浑身附着这黑色的晶石的天摄帝蟹,叶天似乎在某本古籍中有所耳闻。这种天摄帝蟹,同样是神话时代的产物。刚出生,便能有荒境五阶的实力,极为强悍!

    “这家伙……竟然还养了一只天摄帝蟹?”叶天再一次散出魔烬,同时加以镇仙剑一同处理。

    很快,那天摄帝蟹便只剩下了一个外壳,其余的被魔烬尽数吞噬。

    叶天走出了这城主的房间,离开时还望了一眼它一旁的房间。

    “凶兽圈养屋。”

    见状,叶天也只是淡淡一笑。

    看来这林鑫的心的确挺大的。都把凶兽圈养到自己的家里来了。时间不等人,叶天利用移影法很快便重新来到了林州传送局。

    按照千年前的顺序将其摆放,很快,传送阵便起了反应。叶天再一次站立其上。

    随着一阵风沙拂过,叶天……又一次来到了那烈阳沙海!烈阳沙海一点都没变,依旧是皓日当空,灼灼其华。

    整片大地,仿佛被放在地狱焰上炙烤一般的滚烫。

    叶天所来到的位置,与先前竟然也是相当。虽然有些偏差,但并不远。

    这一点,叶天从那刑具椅便能看出。

    如今那刑具椅依旧稳稳当当的摆放在哪里,只不过外表附着了许多沙尘,一看便知年代久远。

    叶天淡然的叹了口气,随后按照记忆中的地点,寻找七色神光阵。

    现如今,叶天的速度已经提上来了,而当时的烈阳沙海构图,他也没有忘记。

    像这种较短的距离,不过是一刻时间,叶天便成功抵达。

    然而四周却依旧是一片尘沙,看不出半点突兀。

    “貌似是在洞窟之中。”叶天默念着,随后破开了这地底。

    这地面并不难破开,大部分都是尘沙,只有少部分是坚硬的石头。

    而这部分的石头,实际上也不过是理论坚硬罢了。

    “阵纹?”叶天琢磨着眼前石头上的奇妙纹路。

    胎灵当即眼前一亮:“没错……阵纹!这是自然之灵布下的阵纹!破解之法好像是……用七元素使任一的灵石便可破开?”

    叶天闻言,尝试着拿出冰灵石去破解这阵纹。

    现如今以自己的实力,想要靠蛮力破开这阵纹,还是有些困难的。

    既然能用符石解决,叶天也不会吝啬。

    灵石刚刚靠近那阵纹,便发出了不断的金色光芒。

    两道光芒交织在一起,最终汇聚成了另一道流光,钻入了阵纹之中。

    眨眼间,阵纹已然消失不见。

    叶天轻松跃下,又一次来到了熟悉的地方。

    七色神光阵。

    此时的七色神光阵早已不复当初,已经化作了另一番景象。

    自叶天利用其传送之后,整个仙阵便当即溃散,洞窟也变得残破不堪。

    到处都是流沙。

    这还是在有外部坚层下,发生的。

    难以想象究竟耗费了多大力量。

    “这七色神光阵乃是一次性的随机传送阵,能量可是极其大的。”胎灵皱着眉,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道。

    叶天点了点头,指着已然被掩埋的洞穴说道说:“现在或许并非仙阵的问题。”

    “主要是这究竟哪一个,才是自然之灵的试炼之地?”

    别说七道洞口了,现在就是连洞口,叶天也看不到。

    再加之周遭的场景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叶天按照记忆中的景象搜索,完全找不出任何一点相同之处。

    胎灵凭着感觉指引叶天前去自然之灵的试炼。

    随着一片片尘沙被破开,一条曲径幽深的小道出现在叶天眼前。

    依稀记得,当时这里还是杂草丛生,可现如今,却布满了浅浅的尘沙。

    那些花草,也没了被踩踏过得痕迹,恢复如初。很快,一间偌大的地窖映入眼帘。

    在那之中的巨大棺椁里,躺着的正是自然之灵。

    “方法?”叶天说道。

    胎灵挠了挠头,从储物戒指中自顾自的拿起了一本书籍:“你先按照上面的来吧。”

    叶天点了点头,审视了一番手上的书。

    依旧是有着一种古朴的气息,封面空无一物。

    翻开后,里面正详细记载了该如何借尸还魂。

    叶天可从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拿过这么一本书,他只是淡笑了两声,随后开始琢磨着方法。

    这时的胎灵,则去了试炼之地,它的老屋玩耍。

    然而片刻后,胎灵大惊失色的跑了出来:“什……什么情况?!我们难道已经离开这里千年之久了吗?”

    叶天点了点头:“我也不知究竟是何时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分明在记忆里不过是几年罢了,眨眼间便成了如此可怖的时间。”

    胎灵郁闷了,但它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唯一一次长时间的不韵世事,就是在洞穴闭关的那段时间了吧?虽然我们能够明显知道那不过是几年罢了。”

    “但实际上的时间,却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或许是因为洞穴被某人做了手脚。”

    叶天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看来,行程又需要加上一项了,前去探寻自己当年所闭关的洞窟。

    这借尸还魂的办法算不上复杂,甚至跟叶天所见的,还有许多相同之处。

    很快,叶天便掌握了借尸还魂的办法。

    “你过来吧。”叶天朝着胎灵说道,同时将所有需要的物品,通通摆在了自然之灵的棺椁前。

    胎灵当即乖巧的坐在原地,等待叶天的发候。这个过程并不漫长,也没有什么疼痛之处。

    很快,胎灵体内的灵魂便与那本体错开,进入了棺椁之中。

    同时,各项材料的神性尽数流失,化作流光深入棺椁之中。

    就这样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那棺椁才有了动静,一风尘仆仆的绝世女子,自棺椁之中走出。

    开棺的那一刻,无数生命气息外泄,叶天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这神魂契合度……绝对超过了百分之八十!

    胎灵操控着自然之灵的身体缓缓走出,风情万种的望着叶天:“怎么,被你发现了?”

    叶天点了点头。

    这么高的神魂契合度,也就意味着,胎灵从来不是什么一介胎灵。

    她其实本身就是自然之灵,只不过寄生在了那一介胎灵之中罢了。

    再结合先前,胎灵只要是关于自然之灵的事件,都是百问百知。

    并且其它的元素使们的状况,它也懂得七七八八。

    这无时不在证明着,胎灵,本质上就是自然之灵。

    自然之灵优雅的伸了个懒腰。

    “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总算能够再一次拥有自己的身体了。”自然之灵轻笑道。

    叶天说:“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做人总是要报恩的。”自然之灵自耳畔捋了捋头发,“既然那人说要毁灭世界,不如……就帮你毁灭世界。”

    话落,叶天便能清楚的感受到自然之灵体内的磅礴力量,正在复苏。

    那力量不断的攀升,始终没有到达一个临界点。

    叶天点了点头。

    他知道,从此以后,世间再无胎灵,只有自然之灵。

    “先要去五行山,这个的话,我比较熟。”自然之灵轻声道,“首先是土行山。”

    闻言,叶天感到一丝不对。敢情五行山,原来是五座山?!

    自然之灵望着叶天有些郁闷的表情,忍俊不禁道:“五行山就是五座山啊,每座山所拥有的特征都不一样,自然需要从最简单的攻破起。”

    叶天大致明白了,随后开口道:“先弄明白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二人一拍即合,如此诡异的事件真相,谁又不想探查呢?

    现如今七色神光阵已经不复存在,貌似能离去的唯一方式,就是行走了。

    然而自然之灵只是轻笑:“你是不是忘了,我可是一个很强的阵纹师?”

    叶天眼神闪过一抹异色:“你可以布置出离开这烈阳沙海的仙阵?”

    连续在这样的高温下行走好几天,叶天若是能避免,自然是尽量避免。

    自然之力思索着点了点头,说道:“我需要一百一十七颗符石。”

    符石这玩意,叶天可太多了。区区一百一十七颗,挥手间便是。

    于是,叶天在一侧休养生息,自然之灵开石尝试布阵。

    这仙阵对于自然之灵而言并不困难,用不了多久便布置完成了。

    “虽然我的仙阵知识并没有落后,但这么多年来,大陆坐标产生了偏移,各地的坐标我还未探查透彻,只能用起当年的坐标尝试了。”自然之灵皱着黛眉,说道。

    叶天点了点头,这倒是无所谓,总不可能原本在庞州,如今就能传送到林州吧?

    偏差的再多,也不见得能偏到哪去。

    自然之灵和叶天站在了仙阵之上,随着一颗石块的放置,四周的场景瞬间变换。叶天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四周……似乎有点熟悉?

    “道友,又来传道吗?”

    “道友,这次有没有打算渡劫?”

    “道友,上次看了你的渡劫,我感悟颇深,还请让我再次一睹奇观!”

    叶天恍然大悟,这次又传送到了六道宫!

    上宫圣原本正在伏案写作,但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只不过那气息,如今比之当年强大了数十倍不止!

    而千年以来,上宫圣也释怀了。那怪不得叶天的手下无情,本就是南雁宛狂妄自大,出口成章。

    被杀,也只能怪南雁宛太过于极端了。

    现如今,上宫圣唯一的出头之路,正是再一次追随自己的殿下。

    自从脱离了魔教之后,上宫圣的境界便止步不前。

    魔修没有足够的魔烬支撑,想要变得强大真的太难了。而足够的魔烬,叶天就有!

    上宫圣急忙离开了自己的住所,前去寻找叶天。

    好在自然之灵布的仙阵过于强大,一时之间会产生不小的眩晕感。

    于是叶天,便在原地驻足了片刻。

    此刻不少修士正在议论着自然之灵。

    “这位道友,此次前来还带上了自己的道侣?莫不是……”

    “莫要想一些龌龊之事!人家道友千里迢迢赶来,是传道的,不是听你出口成章的。”

    “不得不说,这位女子生的真是端美,比我见过的所有女子加起来,都是有过之啊……”

    上宫圣见状急忙上前,跪倒在叶天的面前。

    “殿下,还请再给我一个机会吧!这么多年来,我就等着再一次复兴了!自你上一次离开以后,我便日日夜夜在思索着魔教,以往的归途!”

    这下该换六道宫之中的修士感到茫然了。

    眼前这位跪在地上的,可是自己族内权威无匹的大长老!

    此刻,竟然会卑躬屈膝的叫他人“殿下”?!

    “等等……什么叫做殿下,还有……魔教?”

    “魔教?大长老怕不是中了迷魂药?魔教都没落了多少年……”

    “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大长老如此……”

    不少修士在旁纷纷议论着。

    叶天本没有收下上宫圣的想法,但他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一道声音:“收下吧,并不碍事。”

    既然是自己脑海里传来的声音,叶天自然是选择从了。

    “魔教复兴,需要你的帮助。”叶天正色道,随后将其一同收入了储物戒指之中。

    ……

    “等等,大长老是不是被收入了储物戒指之中?”

    “储物戒指怎么能够装人?!会因为法则不同被碾碎的!”

    “大长老……遇害!”

    一行人纷纷反应过来,一时之间对叶天产生了不小的敌意。

    毕竟这是陪伴了他们千年的大长老。

    不少攻击一时之间倾斜在了叶天的身上。

    但叶天并没有反击,只是冷冷的朝后望了一眼。

    随后,如同鬼魅一般离开了此地。

    “大长老,就这样被他带走了?!”

    “我怎么感觉我们的伤害打在他身上跟没有一般?”

    “好强大的气息……总感觉那是我们不能染指的境界。”

    一行人叹了口气。

    接下来只能禀报宫主了,毕竟如今大长老都被带走了,还有谁能来管教这些弟子?

    六道宫就在庞州内,恰好土行山离庞州并不远。

    这或许是当下最好的一个消息了。

    叶天按照自然之灵的指引,找到了土行山的位置。

    土行山位于庞州一侧的空州之中,并且这里是严禁通行的。

    原因很简单,土行山之中风险系数太高,进入无异于自找死路。

    但叶天的目的,本就是土行山。这是一座货真价实的,或许只含有“土”的山。

    最起码叶天一眼望过去,甚至连山上通常会出现的花草树木都没有望见。

    到处都是蜿蜒曲折的泥土。

    而此时又是初晴,不久前下过一场雨,道路便变得湿滑了起来。

    叶天尝试过飞行,却无济于事。

    “这是土行山的空间法则,不是单凭实力就可以将其破开的。”自然之灵皱了皱眉头,望着天空说道。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想要登上土行山,只能一步一个脚印依靠行走的方法上去。

    “真是磨人。”叶天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在这泥沙地之中。

    忽然间,他的魔尊眼仿佛看见了什么一般,传来一阵刺痛。

    这还是第一次,叶天使用魔尊眼收到了反噬。

    “何物?”叶天面色低沉道,随后整片大地开始塌陷。

    自然之灵微皱黛眉,急忙在自己的身侧形成了一圈淡绿色的保护罩。

    即便二人被泥沙侵蚀,自然之灵也可以保证自己上下不被沾染泥土。

    但叶天相对而言就要狼狈的多,毕竟他在前方,而泥沙忽而袭来,一时之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泥沙塌陷后,二人来到了一个拥有亮光的位置。

    叶天利用魔烬刷去了身上的泥土,随后朝着亮光走去,山腰处有着亮光,必定是有人的足迹。

    然而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整个洞窟的上下以及洞壁,全部都是泥土制成,叶天没走两步,便有一摊泥土会从上至下滴落。

    那泥土原先看来,只不过是普通的泥土罢了。

    然而在叶天走过它之后,那泥土便会化作一摊奇异的模样,化成类似于人类的手一般模样,死死的抓住叶天的脚脖。

    令人没想到的是,分明是一摊泥土,竟然可以阻挡叶天的脚步。

    叶天皱了皱眉,散出魔烬去抗衡那泥土,但那泥土依旧是不依不饶,叶天的魔烬起不了作用。

    随后又是切割,掌击,鞭腿,等等能够造成伤害的技巧,叶天一一使出,可依旧是不见得有半点作用。

    那泥土就跟牛皮糖一般,死死的黏在了叶天的脚上。

    自然之灵看到这一幕,只是轻笑了一番,随后对准叶天脚踝附近的泥土,挥了挥手。

    仅仅是挥手间,自然之灵手中便有不少生命气息外泄。

    随着生命之光缓缓落在泥土之上,一根根嫩芽,从中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