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中文网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神话燃烧的尽头

第三百三十八章 神话燃烧的尽头

飘天中文网 www.ptzw.com,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开启!”一个白发男子手持画扇,上面是壮丽的山河图,猛力一扇,轰的一声,瑞光万道,山河奇景浮现,将前方一座山体击穿了,一片古老的洞府遗迹出现在他的眼前。

    大地尽头,一个赤发青年手托九层宝塔,露出惊容,盯着前方的大泽,那里竟有传说中的先天阴阳二气纠缠,流动,升腾。

    他震撼,刹那祭出仙塔,要收走这传说中的物质,让宝塔一跃成为绝世异宝。

    此时,这片新世界中,各地都有人寻到造化,找到奇物,但也死了大批的人,疯兽肆虐,绝地呈现,走错地方就会送命。

    ……

    圆脸少女坐在火堆对面,吸收了火光中袅袅升起的一些奇异物质,站起身来,道:“这地方送你了。”

    她就要离去,看着那张面孔她就受不了,即便不能杀,也想拎着他,用他那口长刀砍烂他的屁股!

    可惜她没法动手,既然只能忍着,干脆还是眼不见心不烦吧。

    王煊诧异,道:“这火堆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啊,就是有些特殊的能量物质而已,既不危险,也没有大造化,为什么所有人都在谈,都想找到一堆?”

    “你知道这是什么火吗?”圆脸少女昂着下巴,骄傲无比,原本不想搭理他,但又忍不住。

    “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王煊看着她。

    “妖主说,这可能是大道余烬,你以为这么简单,它能烧死天仙,灭掉妖圣,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你太弱了,没有激活它,未让它显现出应有的造化与危险。”

    她扬着下巴,满是自信的风采,当年她曾被妖主带着,体验过那种真实而又恐怖的文明之火,让她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一种造化,没有多少人可以体验到,须知,当年曾与妖主有过竞争的一位天纵强者都死在了火堆中。”

    圆脸少女说到这里,甩给他一个后脑勺,向远处走去,道:“你呀,就不要多想了,还年轻,多积淀,争取将来破格,找到机会去体验火光中的真相。”

    这种火堆明灭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不知道在哪里冒出,能遇上只是初缘,真正深入接触到它的真实,才算造化,但自古以来没有多少人。

    事实上,连有些绝世高手都与此火无缘。

    “一个大时代,能有那么一两人感悟到文明余烬就不错了……”圆脸少女说到这里,感觉不对劲,不自禁停下脚步。

    然后,她就瞪圆了眼睛,虎目有神,这是什么情况,周围怎么朦胧了?和她当年的经历不太一样,但是氛围有些相似。

    她霍的转身,看向火堆畔,顿时看到了王煊宝相庄严,手持斩神旗防备着她,在那里盯着火堆,像是要看透与参悟什么。

    接着,周围浮现一些景物,天地像是渐渐不同了。

    她瞠目结舌,这就……成了?虽然知道这可恶的年轻男子很不凡,刚才她是在故意挤对他,但她没有想到,他真就在她眼皮子底子有所获。

    这让她白虎上仙的如画美颜向哪里放,刚才还在说他不行呢,结果转瞬间,就给她个下马威,呈现奇景,让火光中的神话文明重现。

    “等等我,火光非常危险,我为你护道!”圆脸少女没羞没臊,直接跑过来了,想蹭机缘。

    “你离我远点,我会更安心。”王煊盯着火堆,手持斩神旗,这么回应道。

    “不行,妖主说了,我得对你负责,为了让你完成妖主的嘱托,我要保护你,你现在不能死!”圆脸少女冲了过去。

    但是,在途中她就惨叫:“糟了,我迷路了,赶紧接引我,咱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我不和你算账了!”

    在她的周围,出现寂静的街道,陌生的城市,空旷而幽冷,没有一点声息。

    这是一座神秘的城市,与她所经历的任何时代都不同,接近现代的建筑,但是却有古老的气息弥漫。

    “天妖——血孔雀?!”她当即就炸毛了,在街道旁的一座建筑物上,看到一个吊死的人,被勒断了脖子,在那里晃荡着,早已死去很多年,都已经风干了。

    这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天妖,是她所经历的那个时代前三甲的天纵奇才,就这么死在了这里,难怪当年消失的无声无息。

    空旷的街道,陌生的城市,所有建筑物都带着斑驳古韵,在夕阳中,有着一种难言的孤寂,整个世界仿佛到了尽头,所有生灵都灭亡了,只剩下她自己。

    圆脸少女害怕了,这和她当年的经历不同,看到的不是同一堆火,但是却一样的让她强烈不安。

    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这里!

    这种文明残火,造就出的奇景,真的是遇强杀强,遇弱则弱也不放过,没有道理可言。

    安静的街道,只有她自己的脚步声,不对,多了一个人的脚步声,她猛地回头,可是什么都没有。

    刷!

    她寒毛倒竖,感觉有些冰冷的指甲擦着她的脖子划了过去,血渗了出来,险些就割掉她的头颅。

    轰!

    她狂暴了,拼命施展术法,在这里攻击,然后所有光束打在地面,轰在建筑无上,却连个水花都没有泛起,那些地方,纹丝不动,一点都没有受损。

    她快速向前跑去,又看到一具尸体,被吊死在路边的建筑物上,她仔细看了又看,头皮发麻,又认出了。

    “昔日,方士中的绝代奇才,相传,敢和年少时代的方雨竹竞逐的人物,她居然死在了这里!”

    这次是个女子,容貌秀丽,栩栩如生,脖子也被黑色的绳索勒断了,吊在那里晃动,她还未干枯。

    小白虎吓的寒毛倒竖,着实灵魂要漂浮起来了,这种人的“灵性”绝对很逆天,可还是无法过关,惨死于此。

    她觉得,靠她自己的话,必死无疑。

    “妖主,我要……暂时对不起你了,我得活着,才能为你效力啊。”她害怕而心虚的嘀咕。

    “王煊,快来接引我出去,你不是想看妖主跳舞吗?我有啊,她偶尔真的会尽情的跳,我这里有留影晶石,快来救我出去!”

    圆脸少女炸毛了,她心中满是阴影,她深知,即便是妖圣进来都可能会死,关键还是靠那不可言说的——灵性。

    妖主当年进来时,实力也不强呢,还远未崛起,但是悟性无敌,灵光频现,带着她有惊无险,就这么过关了。

    她觉得,自己若论这种天赋,大概不如王煊,所以,她大声求援。

    “真有绝世仙舞?”前方,晚霞中,未知处,传来王煊的声音。

    果然灵性远比她强,能听到她的呼救并看到她?然而,当她沿着声音望去,什么都看不到,她赶紧叫道:“有!”

    此时,王煊也是心惊无比,他盯着火堆,精神出窍,以天眼看它的本质,尝试阅读那些经书残本时,他周围就这样异变了。

    陌生的街道,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城市,影影绰绰,逐渐真实,将他环绕在当中。

    此时,他在一片广场上,大片的经文在焚烧,无数的经书被丢进火堆,他只看到一双粗糙而老化的手,在毫不留恋的扔这些秘籍,全都点燃了。

    他听到了小白虎的呼救声,看到的景象让他愕然,因为小白虎自己找了一条黑色的绳子,要将自己给吊死。

    “你疯了,为什么要自杀?”王煊不解。

    在广场中,他看着不远处的圆脸少女。她动作娴熟的上吊,脖子都套进黑索中了,舌头都吐了出来,元神也被勒住,已经萎靡。

    “我……没有啊,有魔鬼……握着我的手,有脏东西,要害死我啊!”圆脸少女吐舌头,瞪着眼睛,在那里憋红脸虚弱的惨叫。

    眼看她就要不行了,脖子都要断了,连带着元神也要断掉,那种黑色绳索很可怕。

    王煊皱眉,挥动斩神旗,向前一指,一片金色的网格蔓延出去,冲击街道,砰的一声将那种可勒断人元神的黑色绳索斩断,小白虎直接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王煊看到一双滴血的洁白而又修长的手,从圆脸少女的后脖颈那里离开了,相当的瘆人。

    “王煊,快带我过去!”圆脸少女彻底毛了,同时感觉无比羞耻,居然向他求援,喊他救命。

    但是,当想到妖圣在这里也没辙,有殒落的危险,她内心又强大起来,不怕丢脸了。

    “向左迈步,避开你前方地面上的黑色大窟窿。”王煊提醒她,赶紧过来。

    然而,白虎真仙直接向右迈步,双腿不听使唤,径直向着一个她自己根本看不到的黑窟窿里跳下去了。

    她第一时间感觉到不对,有一双冰冷的手掌,抓住她脚踝,力大无穷,拖着她就要向漆黑如同地狱般的地下而去。

    “哎呀,瘆灵吗?我看不到它,但是,真的存在,怎么连肉身也会被攻击,王煊,快接引我过去!”

    王煊无语,圆脸少女这么胆怯,平日凶巴巴的,现在胆子太小了吧?他哪里知道,这里曾经死去不少大人物,下场极其惨烈,他不了解,自然还没有那种感觉。

    嗖!

    关键时刻,王煊甩出鱼线和钓钩,直接勾住小白虎的发簪,将她给吊住。

    “啊,又有人想吊死我!”她胡乱挣扎。

    王煊黑着脸钓她,结果拉不动,他脸色微变,赶紧再次挥动斩神旗,金色纹络交织,黑窟窿中传出一声沉闷的叹息,然后小白虎被他直接钓了过来。

    王煊嫌弃她,太没用了,堂堂白虎上仙居然等着他救。

    “不是你想的那样,妖祖进来都可能会死,绝世强者误入都可能会出意外,我当然害怕了。”

    圆脸少女羞愤,最后干脆化成一只尺许长的小白虎,在地上画圈圈诅咒,然后捂脸不想动了,今天她实在太丢人了。

    王煊摸了摸它的头,手感……真不错,然后又摸了两把。

    “嗷呜,你干什么?!”小白虎炸毛了。

    “留影水晶呢?别装死!”王煊瞥了她一眼,没忘记这茬儿。

    然后,他又看赶紧看向火光中,成堆的经书被那只粗糙而老化的大手扔进去,并伴着声音。

    “既然接近不了真实,要你们何用,留下也会害了后人,都烧了吧。”苍老的声音,有无奈,也有绝望,在成摞的焚烧经篇。